返回

甜妻难追:总裁老公甜蜜爱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1章 本就是多余之人
    小说图书馆(www.tushuguan.cc),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“总裁!”

    简单可算是看到了主心骨,刚要站起身,却看到自己眼前一片狼藉。偌大的房间,餐桌摆在地中央,盘子,烛台,红酒,刀叉,以及那暖黄.色的桌布,精致的糕点,都被打翻搞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迟严风迅速来到安书瑶面前,蹲下身,一眼就看到了安书瑶手腕处的伤,以及她惨白的脸色。

    简单也看到了,忍不住惊呼出声,“天哪安书瑶,你受伤了!?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的。”安书瑶强撑着,微笑着。手腕处传来的火.辣辣的痛感,快要将她的神经撕成一片一片的了。

    手腕处的血染红了白纱布,迟严风搬过医药箱,重新为她包扎。她就像被撕碎的布娃娃,靠着墙瘫软的坐着,脸色惨白,四目无光,宛若被抽走了灵魂。

    迟严风的眉头紧促着,心疼的感觉在胸口无法阻止的炸开。单膝跪地,直接将她抱起来,手中的车钥匙扔给简单,“你负责开车,立刻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三个人迅速上车,撤离。自始至终,她什么都没说,他也什么都没问。

    跑车一路飞奔,直奔市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安书瑶坐进车里,就一直靠着一边的车门,不允许迟严风碰她,也不和他们说话。手腕处的血再次透过粗糙的白纱布染红了一大片,车厢里充斥着血腥味。

    迟严风薄唇轻抿着,眉宇间横生一道褶皱,好像怎么都揉不开。

    安书瑶真的太敏.感了,也太过独立,独立到让人心疼,迟严风想给她最温暖的呵护,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做起,更不知道该如何让她相信他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有烟吗?”沉寂的空气,她突然开口,嗓音异常的沙哑。

    迟严风将口袋里的香烟递给她一根,为她点了火,她摇下了车窗,任凭路过的疾风吹的她揉发凌乱,任凭手中的红点,加快燃烧的速度。

    医院,护士站。

    安书瑶受的算是皮外伤,需要消毒止血包扎,并不是什么复杂的工作,直接在护士站就处理了。

    简单和迟严风全程陪护,一直在旁边守着她,可她始终没什么表情,淡漠疏离的样子好像受伤的人根本就不是她。

    所谓,哀莫大于心死,大概就是她此刻的状态吧。

    护士在伤口上擦拭医用酒精,把伤口周围凝固的血块清理干净,每动一下都问安书瑶疼不疼。

    安书瑶木偶人似的摇摇头,“快点清理,我没感觉。”

    可是那微杵的眉头,还是暴漏了她的真实感受。

    简单看到她这副样子,突然想到了一年前她在香港出事回来之后的状态,那段时间,她以为以前的安书瑶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迟严风受不了小.护.士笨手笨脚的样子,接过酒精棉要亲自动手,安书瑶却突然收回胳膊,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把手伸过来。”

    安书瑶起身就要走,被他一把拉住,“你敢离开这里我立刻叫人把简单扔进海里喂鱼!”

    简单腾的站起身,还在眼窝里的眼泪跟着晃荡下来,“总裁,你太狠了吧!”

    迟严风眸光坚定的盯着安书瑶不信任的脸,“怎么?不相信?需要我立刻实践?”

    “安书瑶你要是敢走我就跟你绝交!”简单瞪着大眼睛说的不能再认真了!

    望向迟严风的眼神,多了一抹复杂,“迟严风,我不需要你可怜我。”

    他拉住她的手,将她拉坐回原位,“就这么点事情,你哪里值得别人可怜了,别太高估自己。”

    酒精温柔划过她的伤口,虽然还是痛,但是比刚才的护士轻柔多了。安书瑶的眉宇稍微舒展开来,没想到他连处理伤口这种事都可以做的这么好。

    处理完伤口,让护士将工具收拾下去,迟严风开门见山的问,“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公布婚讯。”

    “你同意了?”

    她顿了足足五秒,眼眶有些红润,强忍着心底的情绪不要爆发,“我有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迟严风难道不在你的选项之列?”

    “你比霍明泽更不值得信任。”

    安书瑶站起身就走,简单窜到迟严风面前,“总裁,要不要我把安书瑶送到你家?同住一个屋檐下你劝起来比较方便。她现在不是不想逃出现状而是不信任你,让她信任真的很难的!”

    “我会努力。”

    简单满意的点点头,赞许的目光打量他,“我为你加油!”想了一想,“话是这么说,那我怎么带安书瑶去你家?上次我单独留下你和她的事情她已经十分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迟严风叹息一声,“比起我,她现在更需要你的宽慰和关心。回去尽量和她多聊天,不要提我不要提安家更不要提霍明泽,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,手机不会关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迟严风为什么会对安书瑶这么好,但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如果是付出真心,作为旁观者是可以感受出来的。

    简单相信迟严风是真的很在乎安书瑶,所以,她支持迟严风成为拉安书瑶走出深渊的人。

    开车回到简单家公寓楼下已经很晚了,安书瑶下了车就上楼,连句再见都吝啬说。简单夹在中间好难受,迟严风十分理解的冲她挥挥手,“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路上小心总裁。”

    回到房间,简单就忍不住批评她,“你说好歹也是人家送你去的医院,帮你包扎,还送你回来,你说声谢谢总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告诉他我在那里的?”否则迟严风怎么会那么恰巧的赶到郊区别墅。

    开冰箱的简单有些尴尬,顺手拿了杯果汁走到沙发前,安书瑶身边,坐下,“手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在别墅里你们两个到底发生什么了?霍明泽从里面跑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对劲,我都快被你吓死了!”

    “一样的话题翻来覆去的吵,没什么可描述的。”

    简单才不相信安书瑶的话,“那你的手是怎么受伤的?屋子里怎么会变成那样?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们两个不会还准备约会吧?”

    “大概他是这么打算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这副样子,简单担心的往安书瑶的边上靠一靠,“你不会真的打算就这么原谅霍明泽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又离不了婚我能怎么办?”  “迟严风愿意帮你啊!你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大的一个人上人不去找,非要赖在霍明泽身边?”

    安书瑶就知道简单会这么说,嗤笑一声,“迟严风做了什么值得你这么信任他啊?”

    “他风评很好,生意场上我也问我爸打听了很多,人是够高冷够傲慢,但实力并存,人品端正,是个很正统的人。你又不是和他结婚,只是接受他的帮助,这有什么难的?”

    “接受他帮助的条件,就是和他结婚。”安书瑶一脸你真单纯的表情,摸摸她的头,“你还嫩着呢,以后要多多修炼才是。”

    简单手中的果汁差点掉到了沙发上,虽然安书瑶这么说,但是她还是觉得不可置信。“说到底你就是放不下霍明泽,人家给你弄点玫瑰摆点浪漫你就控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想。”安书瑶站起身朝浴室方向走去,“我洗漱休息了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简单被她搞的哪里还睡得着,本来是想坐下来好好和她聊聊,可是安书瑶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包裹的太严实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简单,也没办法完全自由的走进她内心真正的世界。

    其实,她只是不想让简单被自己内心的污浊玷染了而已。

    可简单不理解这些,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给迟严风发了个短信。“她情绪很糟糕,却还是在我面前装坚强。我想谈别的事可我没忍住,该问的不该问的都问了,她好像要原谅霍明泽了,总裁你快想想办法,我不能看着安书瑶再次跳进火坑!”

    迟严风的车还在楼下,人坐在车里,车窗开着,单手垂在车窗上,手里夹着香烟。收到简单的短信,他没多想,直接拨打了阿玄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马上去查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总裁想要查谁?”

    “霍明泽,星灿的老板,我要详细资料,以及他最近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纳闷迟严风为什么会对那个人感兴趣,但依旧点头照办,“好的总裁,我会尽快给您消息。”

    阿玄的办事效率很高,没多一会,霍明泽此刻身处何方就被揪了出来。

    皇朝会所。

    豪华跑车呼啸而至,门童恭敬的上前打开车门,迟严风迈着大长腿下了车,随手整理大衣领子,菱角分明的脸透着冷冽,那样子简直不能更拉风。

    摘下墨镜,他冷冷的说,“叫你们经理立刻下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这排场,这阵势,一看就是大有来头。门童怎敢怠慢,立刻应声,“您稍等,我这就去给您叫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不到,经理来到迟严风面前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找我?”

    迟严风没有废话,掏出皮夹,随便抽出一些钱递了过去,“今晚有明星包场?”

    皇朝会所虽是江滨数一数二的娱乐会所,来这边消费的不是明星就是富豪,但对工作在这里的服务人员这么大方的,还是头一个。

    盯着一落厚厚的钞票,经理犹豫,渴望的咽了口口水,点点头。“是有明星包了二楼的ktv,但是是个男明星。”

    好像……误会了什么。不过不打紧,迟严风轻扯嘴角一笑,“我和那个人是朋友,约好了在这里见面,带我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:。:m.小说图书馆(m.tushuguan.cc),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