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甜妻难追:总裁老公甜蜜爱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587章 到底怎么了
    小说图书馆(www.tushuguan.cc),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病房里,安书瑶来来回回的踱步,等的很焦灼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担心,担心迟严风和冷萧然会打起来,担心迟严风会吃亏。

    想要出去看看,不出意料的被花姐拦了住。

    “书瑶,萧然确实有事要和迟严风说,说完会回来的,你不用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安书瑶一筹莫展,“他们两个要谈什么事情是我不能听的?”

    刚刚冷萧然明明说过,他们谈的事情和她有关,和她有关的事她却不能听,这不是太奇怪了吗?

    花姐没有任何要放她出去的意思,半张着双臂拦住门口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谈什么我也不清楚,但是我给你保证,萧然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,他不会再伤害你,更不会伤害迟严风。”

    场面有些焦灼,简单刚想上前帮安书瑶冲出重围,这时候,谈话的两个人气定神闲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始终都跟随着这俩人。

    只见冷萧然走到花姐身边,亲密的挽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花姐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花姐反握住他的手,“你要处理的事,都处理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都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眸色悠闲,一脸轻松的样子,一旁的迟严风心事重重的,花姐便知道他没有说谎,她微微朝迟严风安书瑶鞠躬,礼貌道:“请柬上面有婚宴的具体时间,到时候,我会派车去别墅那边接你们,迟先生,书瑶,我们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俩人犹如一阵风潇洒而来,留下请柬和这一些话,又潇洒而去。

    病房门缓缓关合。

    简单无语道:“老板,你是不是和冷萧然做什么交易了?”

    迟严风心事重重的坐到沙发上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很明显啊,你和冷萧然出去谈了一会儿回来,那俩人就敢那么笃定,你们一定会去参加他们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郝校赶紧凑到迟严风身边,“严风,你可想清楚,冷萧然不是善类,鬼知道他今天这些是不是在演戏?如果婚礼是个局,我们去参加可全部都栽进去了!”

    毕竟,去参加婚礼也不可能带什么武器和太多人手,一旦那边有所圈套,他们直接就成了粘板上的鱼肉,任人处置了。

    迟严风心不在焉,完全没听到这俩人说了什么,他满脑子都是冷萧然说的那些关于安书瑶身世的话,谋划着在冷萧然彻底撒手后,他要怎么接手,怎么保护安书首发

    郝校推了他一把,气的快要从沙发上蹦起来。“我说姓迟的!我和简单说了这么多,你倒是回应一下,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们说话?”

    一旁的安书瑶看出了他的不对劲,料定了冷萧然一定和迟严风说了什么不好的事情,也料定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是不会说的,便替他解围。

    “郝校,严风大概是太累了,让他好好休息吧,等到他想好了会告诉我们他和冷萧然的谈话内容的,我们先忙周叔出院的事。”

    郝校没好气的站起身,“只能这样了,唉,也不知道冷萧然和他说了什么,瞧瞧这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啧啧摇头,抓起茶几上的烟和打火机离开了病

    房。

    他需要找个地方冷冷静静。

    三个时后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各自开着自家的车纷纷停在周叔家公寓楼楼下。

    安如雪和徐秀芬搀扶着周叔回楼上,其他人负责分拿行李。

    到家的时候,红姨也带着聪宝来了,聪宝和康康在儿童房自己玩,红姨和周姨在厨房忙活,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桌子好吃的。

    一进家门,菜香味飘逸,冲击着每个人的五脏庙。

    简单叫嚣道:“我的天,是红姨来了对不对!?我闻到她做的红烧肉了!口水都流下来了!”

    安书瑶摇头失笑,“你属狗的吗?这都闻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被红姨熏出来的,什么属狗,我明明属驴!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角落里,郝校默默举手,表示十分赞同。

    一行人笑的前仰后翻。

    简单气的要死,瞪着郝校,“有你什么事?你接什么话茬!你站住!”

    俩人又在客厅里跑前跑后的疯闹,顿时,一片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安顿好了周叔,徐秀芬便去厨房帮衬红姨和周姨。

    剩下的年轻孩子都围坐在沙发前聊天。

    唯有迟严风,去了左边的阳台,还关上了阳台上的玻璃门,背影落寞的吹着冷风,抽着烟。

    除了郝校和简单,安书瑶安如雪和龙庭都发现了,安书瑶本想起身去问问他到底怎么了,刚要起身,被龙庭拦住。

    “我去问吧,你留在这陪着如雪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?”安如雪笑出声,“我姐夫和你能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他很明显不想告诉书瑶,这一下午都在躲着你们,没看出来吗?”

    安书瑶怎么会看不出来,沮丧的坐回沙发上。

    安如雪道:“看出来又能怎么样?他连我姐都不想说,难不成还会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龙庭笃定一笑,“那未必,首先,我是个男人,其次,我是他妹夫。”

    “妹,妹夫?你胡说八道什么?我什么时候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他承认了,你承不承认只是时间问题。”龙庭玩笑着起身,直奔阳台。

    “喂!”安如雪被说的面红耳赤,要阻拦他,可龙庭动作敏捷又迅速,她没抓到。

    安如雪和安书瑶撒娇,“姐,你看他!你快和姐夫把这个人撵走!”

    安书瑶靠着沙发,心中五味杂谈,单手拄着下巴,敷衍道:“他现在是言,要哄也是芬姨和周叔哄,你去问问你妈同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!”安如雪直视安书瑶,才发现她的表情不对劲,也收敛起了自己的心绪。“姐,你在担心姐夫吗?”

    安书瑶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太阳穴,“你说,我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冷萧然,他到底和严风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安如雪想也不想,立刻摆手拒绝,压低声音道:“当然不能!你还嫌姐夫误会的不够多吗?”

    安书瑶无语,“打个电话问问而已,你太夸张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夸张了?姐,我跟你说,姐夫不是个气的人,你身边的任何异性,他从来都没有像芥蒂冷萧然那样芥蒂别

    人,他真的很在意冷萧然,介意你们背着他有任何接触。我明白,你只是想问问下午他们到底说了什么,可是如果他们能告诉你,冷萧然也不会单独要和姐夫谈了。”

    安书瑶茅塞顿开,觉得安如雪说的十分有道理。

    是啊,如果她直接问就能问出来,他们也没必要背着她单独出去谈,这一下午的时候迟严风都背着自己,很怕她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只能这么看着他,让他一个人消化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一个人,姐夫身边还有郝校阿玄,还有顾卓,他们都在。”

    也对,现在的他,并不是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需要帮助还是需要发泄,他身边始终都有人陪首发

    自己一直多问,反而会成为他心头的负担。

    那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到了可以让她知道的时候,他必然会和自己说的。

    安书瑶突然想起来,“龙庭不是去找他了,待会儿他回来,你去给我问问,严风有没有和他说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啊?”安如雪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“我直接去问龙庭,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已经确认关系了,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

    “哪有!哪有确认关系!姐你不要胡说!”安如雪好像被踩到了尾巴,一蹦三尺高,“我只是感激他救了老周,所以才愿意和他和平共处的,这和点头答应交往是两码事。他故意耍无懒就算了,你们必须站在我这边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安书瑶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心想这年轻人谈恋爱就是这么精力旺盛,都到了这一步了还绷着。

    阳台上。

    傍晚,清冷的风迎面吹来,带着丝丝冷意。

    龙庭随手带上了阳台的玻璃门,走到了迟严风身边,顺着他的视线往黑乎乎的前方看去。

    “黑黢黢的,看什么呢?看这么半天,一动不动的。”

    迟严风收回思绪,将手里的香烟递过去,“恭喜你啊,可以明目张胆登堂入室了。”

    龙庭先是一怔,还以为他要恭喜什么,转而又笑了,接过香烟抽出一支,点燃后吸了一口,便夹在指尖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“等我真的可以叫姐夫了,再恭喜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迟严风颤笑,心中多少是有些唏嘘的,“几个月前,我们还是生死对头,我还在为如何除掉你而绞尽脑汁。”

    怎么也没想到,几个月后他们会以连襟的身份站在阳台上吸烟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该说生活搞笑,还是命运弄人。

    龙庭又吸了一口烟,苦笑道:“我们彼此彼此了。”

    迟严风: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龙门那边,就那么丢着了?还有钟天成,他还在你的大本营吧?”

    龙庭被烟呛的咳了两声,“我的事都是事,和钟天成合作的时候我就留了退路,所以抽身不难。反倒是你,这一下午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迟严风苦笑:“我看上去不对劲?很明显吗?”

    龙庭郑重点头,“明显的连你儿子估计都能感觉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说图书馆(m.tushuguan.cc),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